一更歷史 / 待分類 / 抗日女英雄李林:把最後一顆子彈給了自己...

分享

   

【4px查件】抗日女英雄李林:把最後一顆子彈給了自己,犧牲時懷有3個月身孕

2021-03-14  一更歷史

    一更歷史

    不點藍字,我們哪來的故事?

    位於山西省朔州市平魯區文昌東街,有一座遠近聞名的烈士陵園。朔州市平魯區文昌東街,其前身是平魯縣烈士陵園。

    2002年,經全國僑聯倡議,將平魯縣烈士陵園改名為李林烈士陵園。

    2010年,經國家批准,李林烈士陵園遷建於平萬路南山公園。這些年來經過不斷擴建,李林烈士陵園佔地面積已達到110畝,總投資近2500萬元。

    那這座烈士陵園,為何以李林這個人來命名?李林又是誰?

    李林出生於1915年,她是福建省龍溪縣人。剛出生不久的李林,被親生父母遺棄於福建漳州塔口庵,後被養母陳茶領養。

    三歲那年,李林跟隨養父母從福建來到荷屬爪哇島(印度尼西亞)定居。直到9歲那年,李林以學名李秀若,入讀養父創辦的華僑小學。

    上世紀20年代,福建兩廣一帶的中國同胞,為躲避戰亂,跋山涉水來到東南亞羣島。

    可當時的東南亞各島,皆被荷蘭、法國、英國等歐洲列強劃為殖民地,爪哇島同樣如此。

    當時的爪哇島深受荷蘭殖民統治壓迫,且荷蘭當局不允許小學和初中開辦中文、中國歷史、地理等課程。

    年紀尚幼的李林,卻有一顆赤誠的愛國之心,不滿10歲的她,甚至多次抵制該禁令。

    私底下,李林跟隨養父學習了不少的中國歷史故事。其中,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女英雄花木蘭,便是幼年時期李林的偶像。

    1929年,14歲的李林跟隨養母陳茶回到福建老家,進入廈門集美中學讀書。值得一提的是,集美中學的創始者之一陳嘉庚先生,是著名的愛國主義人士。

    李林深受陳嘉庚先生的薰陶,她也漸漸對共產革命事業有所瞭解,不由得,從骨子裏生出一股甘願為全中國解放而粉身碎骨的決心。

    就讀於集美中學期間,李林私底下加入了當地組織的“抗日救國會義勇隊”。從那時起,李林就已經與共產革命結下不解之緣。

    1933年冬,18歲的李林離開集美中學,前往上海,進入愛國女中讀書。

    李林(第一排右二)與同學的合影

    來到上海唸書的李林,更是進一步瞭解到了共產主義的真諦,自願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“抗日救亡青年團”。

    當時因為九一八事變的影響,懷着對日寇的痛恨,李林親筆寫下《讀木蘭辭有感》一文,其中有一句是這樣寫的:“甘願征戰血染衣,不平倭寇誓不休。”

    李林絕不是口上説説,她也用實際行動,踐行了她所説的話。1936年,國民黨發動的白色恐怖達到最高潮,李林從上海趕赴北京,並考入北平民國大學政治經濟系。

    課餘期間,她參加各種抗日救亡活動,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組織的“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”。

    同年12月,李林擔任民國大學遊行隊伍的紅旗手,為沙千里、沈鈞儒、李公樸等著名人士(七君子案)鳴不平。

    遊行期間,學生隊伍面對警察暴力阻攔,一介女流之身的李林始終護旗不倒,被偽警察用警棍將頭和臉打破,鮮血立馬染紅了李林的臉龐,也滴落在她用生命保護的紅旗上。

    李林忍着劇痛,繼續與同學們引導隊伍前進,直到遊行按原計劃結束後,李林才進行了簡單的包紮。

    1936年底,李林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彼時的李林才不過21歲。

    但她從14歲時,就已經加入到了共產救國組織中,這樣算下來,李林也是一位身經百戰的革命戰士了。

    1937年,李林響應北平市委號召,奔赴山西太原進入軍政訓練班。

    從此,李林脱下紅裝,穿上軍裝,成為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女戰士。這個軍政訓練班,其實是中共組織為培養抗日救亡幹部成立的軍政訓練班。

    中共山西工委決定在太原成立共產黨的臨時組織,也就是特別委員會(簡稱特委)。飽讀詩書,擁有豐富對敵經驗的李林擔任特委宣傳委員。

    在太原期間,李林憑藉出色的黨紀黨性,加上才能出眾,辦起事來大方得體,很好地完成了上級指派的各種任務,贏得大家一致好評。

    1937年底,軍政訓練班專門為李林開辦了一支“女生連隊”,這個連隊被劃為第十一連,李林任該連連長與黨支部書記。

    第十一連又吸引到了全國各地的女青年的踴躍加入,李林作為她們加入共產黨的領路人,為我黨吸收了一批先進學員。

    這些先進學員個個懷揣抗日救國的決心,與李林一樣,先後經過抗日戰爭與各項革命活動,逐漸成為日後我黨的優秀幹部。

    1937年,盧溝橋事變爆發後,李林主動向上級要求奔赴前線工作。同盟會起初不願意放走李林這位骨幹成員,可架不住李林多次堅決要求奔赴一線。

    最後,黨組織批准了李林的請求,派她到山西大同犧牲同盟委員會中心區,擔任宣傳委員,同時參加共產黨在雁北工委的相關工作。

    大同並不像太原那樣,擁有豐富的革命羣眾基礎,當時的大同可是晉綏軍地盤。換句話説,山西軍閥閻錫山已將大同及周邊各縣的政權,與駐軍的領導權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    閻錫山這些軍閥雖然也抗日,但他們思想頗為守舊,只顧及自己這一城一池的得失,不願意解救全中國受苦受難的同胞。

    礙於當時的局勢,這些舊派軍閥不情不願地迎接了同盟會的到來,暗地裏,他們立場偏向反動,也不願意配合我黨抗日宣傳和統戰工作。

    一時之間,犧牲救國同盟會在大同難以開展相關工作。

    此時,李林不懼危險,更不怕他們的暗中阻撓,主動負責起印刷傳單的任務,並將這些宣傳抗日救國的傳單,張貼到大同市縣各個關鍵地方。

    李林(中)與戰友在晉西北

    戰亂紛飛,面對日軍的狂轟濫炸,外出張貼傳單時也要格外小心。可即使是在李林不顧危險的工作下,大同最終還是被日寇侵佔。

    1937年10月底,中共山西省委派出梁雷、趙仲池來到大同組建雁北特委。

    雁北特委的主要鬥爭方向就是沿着雁北與同蒲鐵路以西,發展遊擊武裝,儘可能吸納更多有志之士加入我黨隊伍,並創建抗日遊擊根據地。

    通過化整為零,組建地方武裝,對日寇迎頭痛擊。1937年11月初,原本要返回太原的李林,再次向上級表明留在大同的決心。

    同時,中共雁北遊擊司令部,所轄武裝平魯游擊隊也正式成立。

    這支游擊隊的成立包含了李林的心血,若不是李林屢次不顧危險,發動羣眾,那雁北特委在當地開展工作時將會更加困難。

    1938年初,李林又一手組建了偏關游擊隊。平魯游擊隊和偏關遊擊支隊,經常活躍在平魯縣、朔縣、山陰縣、懷仁縣展開活動。

    李林不僅要負責游擊隊的軍事鬥爭,同時還要肩負起宣傳工作。大家可別小瞧了對敵宣傳,只有讓廣大百姓瞭解到八路軍英勇抗敵的事蹟,並揭露出國民黨首鼠兩端的罪行,才能讓我黨與人民羣眾建立深厚的感情,彼此心連心。

    所以,宣傳工作同樣十分重要。

    直到1938年6月,因為李林出色完成了任務,雁北抗日遊擊隊不斷髮展壯大,被上級改編為八路軍第120師雁北第六支隊,偏關遊擊支隊改編為燕北支隊騎兵營。由李林擔任騎兵營教導員,主要負責統籌和教育工作。

    不過,組建騎兵營可不是件易事。因為條件簡陋,這支騎兵營並沒有多少合格的戰馬。沒有戰馬的騎兵營,還能稱之為騎兵嗎?

    1938年6月底,雁北抗日遊擊隊北上開闢新區,李林帶領部分戰士意外發現了一個日軍的養馬地。這個地方隱藏在村子路口的土碉堡內,裏面至少有150多匹戰馬,但只有30個偽軍把守。

    李林當機立斷,趁着這一個排的偽軍不注意時,發動突然襲擊。一陣槍響,30個守軍死傷過半,少部分日軍狼狽逃竄,所有馬匹盡數被繳獲。就這樣,李林通過打了一場漂亮的襲擊戰,壯大了騎兵營的力量。

    大家看到這裏,會不會突然想起電視劇《亮劍》中,主人公李雲龍也和李林有過這樣的經歷呢?

    1938年7月至1940年初,李林繼續率領戰士們轉戰雁北各地,並取得多場勝利。在此期間,李林還與一名革命青年相識相戀。

    截止到1940年3月份,李林總共在當地開辦了6期訓練班,培訓了260多名幹部。這些幹部後來被分到山西各縣區,成為犧牲同盟會的骨幹和領導人。

    1940年1月份,李林代表雁北支隊參加晉西北軍民代表大會。會上,李林被選為“晉西北行政公署委員”,並得到賀龍老總的親自接見。

    開會時,賀龍向大家説:“李林是我們的女英雄,一個華僑大學生能在敵後領兵打仗,值得讚揚。”

    隨着敵人的反撲勢頭越來越猛,雁北支隊的壓力頗大。因為雁北支隊直接威脅到大同與同蒲鐵路北段,日寇早將他們視為心腹大患。

    1940年2月,從晉西北軍區返回雁北地區的李林察覺到敵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雁北支隊道阻且長。

    果不其然,1940年4月,日偽軍集中1.2萬兵力,對晉綏邊區進行大掃蕩。

    1940年4月26日,日偽軍共出動8000餘人,朝着雁北支隊所在的平魯地區包圍而來。李林不敢怠慢,她連忙率領政衞連掩護大家撤退。

    由於敵人突然襲擊,黨委機關還來不及銷燬材料,導致延誤轉移時間。這8000餘名敵寇,直接將雁北支隊的東西方向封死。

    期間,只有一小股先頭部隊順利衝過封鎖線,但還有許多後勤家屬人員未能突圍成功。

    李林與武裝部長姜勝果斷命令隊伍調轉方向,向着西北方向轉移,北邊和南邊的敵人開始壓縮包圍圈。

    千鈞一髮之際,李林帶領騎兵營的戰士們,向着東面的村莊衝去。敵人誤以為李林與騎兵營是雁北支隊主力,便集中全部力量,緊緊咬住李林不放。

    就這樣,李林用小股部隊,順利掩護大部隊向南邊突圍成功。

    跑着跑着,李林趁着敵人還未追來時,她取下身上文件包,塞進路邊岩石縫隙裏,用土埋上。

    李林囑咐身邊的通訊員記住這個地方,等到突圍成功後,趕緊來取走文件交給軍區機關。

    隨後,李林與剩餘騎兵戰士掩護通訊員離開,自己繼續往東邊轉移,牽扯敵人火力。

    但敵眾我寡,最終,李林身邊只剩下兩名戰士。當他們衝到郭家窯村背後的山坡時,另兩名騎兵戰士中彈犧牲。

    李林趕緊下馬,準備跑到山上一座小廟,與敵人進行最後決戰。

    只可惜,人困馬乏的李林轉移途中腿部和胸部中彈負傷,基本喪失行走能力。

    李林將計就計,她倒地佯裝已死,等到敵人撲上來時,連忙抽出別在腰間的駁殼槍,一陣連排掃射後,6名敵人應聲倒地。

    李林(前排右二)

    此時的李林已血流成河,根本不可能衝出重兵把守的包圍圈。但是李林清楚,大部隊與機關和後勤人員已經順利轉移,相關祕密文件沒有丟失。

    看着慢慢靠上來的敵人,李林將最後一顆子彈留給了自己。這位抗日女英雄最終飲彈自盡,享年25歲。犧牲時,她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。

    黨組織聞聽李林壯烈犧牲後,立即組織數千名抗日戰士與當地羣眾,為其舉行了追悼大會。

    因為當時戰鬥激烈,戰友們未能搶救到李林的遺骸,只有一件犧牲時的血衣被送到了延安。

    1940年6月,中共中央婦女運動委員會,從革命聖地延安發來唁電。稱讚李林:“不僅是女共產黨員的光輝模範,更是全國同胞所敬愛的女英雄。”

    同時,《新中華報》、《中國婦女》、《新華日報》等諸多報刊雜誌,刊登了李林的英雄事蹟。

    晉西北區黨委機關報,更是稱讚李林:“是中國民族英雄最光榮典型,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史上,唯一的華僑抗日女英雄。”

    周恩來總理生前委託其夫人鄧穎超,讓她轉告雁北地委一定要寫一部《李林傳》,用於歌頌這位華僑女英雄的慷慨悲歌。

    2009年,李林被選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。

    李林的遺柩,起先葬於平魯區井坪鎮陵園路北,該烈士陵園始建於1964年,主要就是為了紀念抗日女英雄李林,及其他1300多位平魯籍革命烈士。

    每年的4月26日和9月30日,許多海內外知名人士來到平魯縣,舉行紀念李林的隆重活動。如今的平魯縣烈士陵園,在2000年被更名為李林烈士陵園。

    每年4月,園中百花齊放,鳥語花香。此種美好場景,無一不在向後人訴説今日的美好生活。

    可惜躺在李林烈士陵園的1000多位革命烈士,卻再也看不到今天這般美好場景。

    如果大家有機會去李林烈士陵園,在紀念廣場上,會看到屹立着一座高6米的李林烈士銅像。這座銅像栩栩如生,再現了李林身前馳騁疆場,英姿颯爽的光輝形象。

    “甘願征戰血染衣,不平倭寇誓不休”。她做到了!

    向那些為建立新中國而流血犧牲的革命先烈,致以崇高的敬意!沒有他們,就沒有我們如今的和平年代!

    如果內容覺得可以,可以點個“分享”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